拉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手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中国能源企业在美国谋求发展时该如何应对市场信号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5:44:35 阅读: 来源:拉手厂家

中国能源企业在美国谋求发展时该如何应对市场信号

【低压产业网】中国的投资受到美国企业和地方的欢迎,却往往碰到华盛顿方面设置的政治屏障,这让中美两方的市场参与者都备感挫败与迷惘。中国能源企业在美国谋求发展时,该如何应对那些自相矛盾的市场信号?

对中东进口石油的依赖加上中东地区的动荡局势让美国十分不安。能源独立已成美国国内政策的当务之急。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意识到了开发国内能源的重要性,在具体政策上却意见相左:共和党倾向于支持核能和海上油气开采;民主则支持可再生能源。政治上的相持不下使政府的相关财政支持难以获批。美国能源业就更需要外国投资。但若投资方是中国的国有企业,美国带有歧视性的政策与法规则会构成障碍。

2005年,中海油通过正常渠道试图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,却迅速引来争议,并购最终流产。今年中海油对加拿大石油企业尼克森展开并购,由于后者在美国墨西哥湾拥有200个勘探租约和石油开采权,可能会重蹈优尼科案旧辙。与2005年一样,并购尼克森必须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(CFIUS)的审查。而现在美国国会几位参议员已向CFIUS主席提出对这一交易的质疑,理由就是中海油为中国国有企业,完全是“外国政府的下属机构”。

这只是众多政治壁垒中的两例。再举两个例子来说明华盛顿如何干预市场运作。第一个例子是,奥巴马以太靠近海军基地为由,中止三一集团关联公司美国RALLS公司对俄勒冈4个风电项目的所有权。在美国大选临近之时,我们很难辨别奥巴马是真正出于国家安全考虑,还是对罗姆尼指责其对华政策软弱的回应。第二个例子是,马萨诸塞州一家名为A123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企业濒临破产,万向集团有意注资4.5亿美元购买A123公司80%的所有权。但由于A123先前得到联邦政府2.5亿美元的拨款且与美军方有合作,两名美国参议员反对万向集团的注资,理由就是不应让美国政府的钱流入外国企业的口袋。

这些举措往往披着国家安全或公平贸易的外衣。CFIUS的审核范围包括“关键基础设施”,自然包括能源业,尤其涉及外国国有企业时,更不可避免地要审核。同时,CFIUS也是国会议员代表受威胁的本国企业利益、阻碍外国投资的利器。

中国能源企业也有成功的时候。最近引人瞩目的例子是在德克萨斯州的清洁能源项目(TCEP)合作。美国能源部、西雅图的顶峰能源(Summit Energy)集团、德州州政府与中石化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将共同建造和管理该项目。中石化将选择美方承建商负责建设,中国进出口银行则为该项目提供所需资金。

眼下中美商贸磨擦增多,中美双方市场参与者该如何看清市场、合理应对并避免局势恶化呢?我的建议如下:

一、美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必须得到中国投资才能实现。美国国内投资已经远远不够太阳能、风能与页岩气开采需求。奥巴马2009年《再投资与恢复法案》中的贷款担保、减税与拨款到期后都不太可能得到延续,所以美国能源企业急需外来投资。

二、既然中国投资如此重要,为何再三受到华盛顿方面的阻挠呢?除了CFIUS审核、反倾销与其他基于贸易法的政治壁垒,中国企业还受到大量政治攻击:包括反华言论、炒作国家安全等等。特别是当美国国内企业在与外国贸易中受阻或并购威胁时,它们会随时向美国国会议员求助。

三、很多中国企业低估了获得美国市场认可的难度。中国国企要摆脱受到执政党或政府掌控的形象,展示出规范运作的决心与管理的透明度,并有效地传达这些信息。中国国企还应主动在运营当地建立支持力量,把商务伙伴发展成同盟――最关键的是要大力宣传交易会给美国带来的经济利益。

四、中国要解决中美双边关系中两大问题。首先,今年美国大选期间“不公平贸易”一词被反复提及,这加深了认为中国抢走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的民粹主义情绪。其次,随着中企在美投资的扩大,美方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也剧增,尤其是涉及美国中部地区的页岩油气资产时,中国的参与更引起警惕。

当前,中美关系走到了关键的岔道口,兴衰全凭两国如何选择。而能源业将在中美的决策之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分量。

抚州定制工作服

扬州工服定制

临沧制作工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