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手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西气入沪上海喜中藏忧聚焦价格阴影下多方博弈流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16:59:29 阅读: 来源:拉手厂家

西气入沪上海喜中藏忧 聚焦价格阴影下多方博弈

西气入沪上海喜中藏忧 聚焦价格阴影下多方博弈

10月7日凌晨1时54分,一道明亮的火光划破漆黑的夜空。来自陕西长庆气田的西气,在经过1485公里的长途跋涉、抵达终点——上海白鹤分输站后点燃。

根据国家计委的相关计划,西气东输工程建成初期年供气量为120亿立方米,其中上海今年可分得4.3亿立方米,到2005年,输送到上海的天然气将增加至30亿立方米,2010年为70亿立方米,2020年将稳定在120亿立方米。

对已在使用天然气的上海普遍市民而言,他们并未感受到西气入沪对他们产生的影响。9月22日,上海市计委宣布,西气的民用价格为2.1元,与目前东海天然气居民用气价格一致。“就是按目前人工燃气每立方米1.05元的价格来算,因为天然气的等热值比是人工燃气的2.3倍,如此算来,使用天然气对老百姓的影响并不大。”上海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工程师郭揆常也作了解释。

但同样是面对西气,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上海一些工业用气大户却对此持观望态度,天然气的市场推广正面临阻力。

西气肩负重任

今夏华东地区出现的大面积电荒,令许多企业和市民叫苦不迭。在各界的多方努力之下,上海在如履薄冰中送走了夏季用电高峰,但马上,又将面临冬季用电高峰的严峻考验。

9月23日,上海市电力公司向外宣布,今冬供电负荷最高值仍会达到1325万千瓦,供电缺口达205万千瓦,未来几年内电力紧张的局面不会根本改变。

天然气的用气排序是:燃气发电、化工、其它工业和城市居民燃料。业内人士介绍说,西气东输的天然气,初期将有一半左右由发电厂消耗。这就意味着,对于电力严重匮乏的上海而言,今年4.3亿立方米的到沪西气,将有望缓解目前的能源紧缺现状。

对上海而言,西气东输的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层面。有专家指出,西气更重要的是对上海的能源结构调整产生深远影响。作为一种清洁的能源,天然气对上海建设生态型城市的战略具有重要意义。

目前,天然气在世界各国使用的平均比例是10%,发达国家和地区更是高达20%。而在上海,2002年的一次能源结构中,天然气仅占0.9%,煤占61.5%,石油占35.7%。

大量燃煤使上海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烟尘和二氧化碳排放量逐年增长,生态环境日益脆弱。专家对煤炭和天然气在相同能耗下排放污染物量作过对比,两者排放灰粉的比例为148∶1,排放二氧化硫比为700∶1,排放氮氧化合物比为29∶1。据他们测算,若按西气工程建成初期年供气量120亿立方米计,可以替代近2000万吨标煤,可替代发热量5000大卡/千克的商品煤炭近3000万吨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上海已对煤使用总量做出“年使用量不得超过4500万吨”的限制。有关部门的规划是:2005年,将工业煤消耗比例降至51%;到2010年,将天然气比例提高到8-10%。

用气大户坐等观望

据业内人士介绍,发电企业和化工企业是天然气的用气大户。然而,他们却对西气持谨慎态度。

在用气量较大的上海,尽管经过多方协调,但目前,只有漕泾燃气电厂、金山燃料气电厂、石洞口电厂、吴泾合成氨改造等19家企业签订了“照付不议”合同(“照付不议”是天然气供应的国际惯例和规则,即用户一旦与供气商签订买卖合约,不管今后用不用气、用多少气,都必须在一定时期内付一定的钱)。

“价格问题现在最敏感,国家计委定的这一价格对于一些用气大户来讲,肯定是高了点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政府参事赵国通道出个中原因。

据了解,此前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国宝曾在南京一次工作会议上表示,西气到达上海白鹤镇站的进站价格为1.32元/立方米。这一价格,低于目前上海使用的东海天然气上岸价格(1.45元/立方米)和进口液化天然气交气点价格(1.6元/立方米)。

张国宝宣布说,企业类型不同,西气气价也会有所差异,分别是:发电1.12-1.3元/立方米,化工1.1-1.2元/立方米。

但“华能国际”有关高层却公开声称,西气可接受价格为每立方米0.9-1元。

化工企业态度亦同。上海扬子巴斯夫公司有关人士说,若按1.2元/立方米的价格计算,他们无法保证赢利。主营液化气的美国碳氢技术公司的叶先生分析认为,化工企业如用天然气,仅天然气就将占企业成本的60%以上。

价格阴影下的多方博弈

让这些天然气的潜在用气大户之所以如此“笃定”的,是因为有一个坚强的后盾———煤。

据了解,西气价格主要由三方面组成:源头气田的气体出厂价(约占总价格的1/4)、气田与地方站点间的长途运输的管道成本(约占总价格的1/2)以及进地方站后的管道运输成本(约占总价格的1/4)。上海市1.32元/立方米的门站价格就由前两部分组成。

“西气要保证源头气田、中间运输、地方管道运输都有利润,又要使用户可以承受。这一由国家计委制定的价格,已考虑多方因素,下降空间有限。”赵国通说。

赵认为,西气东输管道的折旧年限过短,也是西气成本偏高的原因之一。国外天然气项目的管道折旧年限一般为20至30年,而目前西气东输的管道折旧年限仅为8年。

与天然气相比,煤却极其廉价。据上海交大教授黄震介绍,我国天然气与煤的价格比为4:1,用煤发电的上网价格仅为0.30—0.31元,远远低于天然气。“大量廉价煤的使用,必将影响天然气的推广。”黄震如此认为。

而在赵国通看来,煤的廉价,短期内也难以改变;从现状考虑,要提高煤价,也非轻易之举。“企业的能源成本亦是国家有关部门必须要考虑的重要因素,煤的价格一提高,企业的运营成本就会上涨,企业发展必受影响。但从长远来看,煤的价格必将提高。煤炭价格虽低,实际上却将环境成本转嫁于社会,这在许多国家早已不复存在。”

而在目前国内出现大面积电荒的情况下,燃煤发电厂纷纷上马,更彰显了廉价煤的竞争力。

与此同时,为拓展天然气的下游市场,中石油也在不断地与用气企业进行艰难的价格谈判。中石油集团公司总经理马富才在今年上半年曾向外界宣称,中石油将对用量大的工业和发电用气实行优惠。但知情人士透露,具体价格能谈到何种程度,还得看各企业讨价还价的本事。据了解,目前,东海天然气供给上海一些大型工业客户的价格仅为0.88元/立方米。

专家力促政府“救”市

对于天然气的推广,各专家也是献计献策。

9月18日,在上海市科委主办的“西气东输———机遇与挑战2003年论坛”上,来自全国各地的能源专家、能源企业及有关政府部门的主要负责人汇聚上海,就天然气的价格与下游市场的培育、天然气对煤碳行业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。

“上海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经验,在‘西气’使用的主要市场率先开征环境税,平衡因使用不同能源带来的‘不平等竞争因素’,鼓励企业使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。”专家们提出。

专家认为,相比煤对环境污染的成本,目前我国有关部门征收的排污费明显过低。“60万千瓦机组煤电排放的二氧化硫量为1.5万吨,排污费为每吨0.60,这样均摊到每度电的排污费为0.3分/吨。征收环境税,把污染费用计入成本,这是迟早必走的一步。”

专家还提出,政府可从政策法规、税收政策、环境保护、价格补贴等方面制定相关配套措施或优惠政策,对天然气加以扶持。“必要时,可实行国家行政性强制购买。”郭揆常说。

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范继祥则对天然气使用表示乐观。“就发电企业自身利益来看,短期内肯定回增加企业成本;但从长远看,使用清洁能源的发电企业肯定会从中获利。”9月26日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范说。

据范透露,他们目前正受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环保局委托,拟订一个加上环保税(或费)后的电价新方案,以鼓励电力企业使用清洁能源,同时确保竞价上网之后清洁电力的竞争力。这一全国性方案估计明年即可出台。

“新方案实施后,企业和一般百姓的电价并不会上涨。”范继祥声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