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手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中国央行进一步降息空间或正被封杀

发布时间:2021-02-22 15:35:42 阅读: 来源:拉手厂家

中国央行进一步降息空间或正被封杀

当前,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,在经历了3个月里两次降息和一次全面降准之后,中国面临的通缩压力是否减缓,未来货币政策走向如何?  中国国家统计局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5年2月份,CPI同比上涨1.4%,环比上涨1.2%,同环比涨幅均有所扩大。其中城市上涨1.5%,农村上涨1.2%;食品价格上涨2.4%,非食品价格上涨0.9%。

此前的1月份,CPI同比仅上涨0.8%,是近5年多来涨幅首度跌至“1”以下,创下逾60个月来的新低。  对于2月份CPI上涨的原因,业内普遍认为,春节因素和基数原因。 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表示,2月CPI涨幅较上月有所回升主要是季节因素的影响,春节假期推升农产品价格上涨,3月后物价还会继续保持地位运行走势。 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在解读数据时称,“CPI同比涨幅扩大的原因,一方面是2月份环比上涨较多;另一方面是今年和去年春节错月,2月份的对比基数相对较低。” 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,通过跟踪高频数据不难发现,继1月CPI回落至1%以下之后,2月受春节因素影响,食品价格有所反弹,但涨幅不及往年春节,此外,猪肉价格仍然保持下降态势,预计2月CPI保持在1%以下仍是大概率事件。  虽然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把2015年CPI的增长目标设为3%左右,业内认为全年CPI涨幅远远达不到2%。目前,多家机构下调了2015年全年CPI预测。  光大证券指出,从近期食品价格的走势来看,CPI在短期内还将继续下探,将2015年全年CPI预测从之前的1.8%下调至1.6%;海通证券则下调2015年CPI预测至1.3%。 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也在中国两会期间指出,中国的CPI涨幅在可见的未来还是正数,相关部门也在密切关注。  但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、首席分析师邓海清认为,CPI回升不是一个单独事件,仅仅归因于春节因素或许会误判,油价止跌走稳才是核心主因,应该结合PMI等宏观先行数据信号走势分析,更能全面认识本质变化。  此外,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还显示2月份PPI同比下降4.8%,连续36个月负增长。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表示,2月份节假日是使CPI环比和同比上涨的主要原因,整体来看,通缩压力仍将延续。  申万宏源宏观团队指出,内需决定型的产品价格涨幅回落是PPI低于预期的主要原因。  浦发曹阳进一步指出,PPI远超出市场预期,既有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,也在于工业生产延续放缓。石油产业链行业的价格跌幅较大,如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行业环比价格跌幅达到15.7%,此外产能过剩、与地产产业链相关的钢铁、有色和煤炭行业的价格亦在下跌。  民生宏观团队也强调了房地产下行的影响,只要房地产投资持续下行,经济总需求不足,产能不出现明显去化,PPI就难见底。  3月30城市高频跟踪的房地产销售套数和面积同环比均大幅走弱。从销售-库存去化-土地购置-开工投资的传导链条看,房地产投资还有持续下行的压力。  消费者物价指数的走高同时代表生产成本的生产者物价指数下跌,象征的中国经济正在切实的走向良性发展。  本届两会,中国政府“去GDP化”的经济发展政策导向引发全球喝彩,但市场对“7%左右”增速目标的解读却截然不同。  一则认为是这是增长的底限,另一方则认为已经是增长的上限。这一判断无疑将决定如何定向未来宏观调控政策的取向,从而影响对股债汇市走向的判断。  界定7%的目标是经济增长上限的机构认为,灵活性提高的货币政策将更加宽松,而宽财政将继续发力;相反,界定其为下限的机构则判断,未来稳增长的政策放松力度可能低于市场预期。  招商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谢亚轩称,(对中国经济增长目标7%左右)这个判断的不同涉及到的是对政策背后的逻辑判断,说到底是对就业形势的判断不同,有人觉得7%就够了,有人觉得7%还很难达到目标。  他并解释称,造成分歧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就业问题的复杂性,不仅有新增就业,还有结构性的就业问题,以及传统周期部门的失业问题等等,对这些问题的判断不同将引致对经济增长的不同看法。 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经济增长预期7%左右,考虑了需要和可能,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衔接,与经济总量扩大和结构升级的要求相适应,且稳增长也是为了保就业,7%左右的速度可以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。  中国浦发银行报告称,2014年GDP仅增长7.4%的情况下,城镇新增就业达到1,322万人,高于政府制定的增长1,000万目标,显示政府“稳就业”压力下降,提高了对经济下滑容忍度,“我们理解这是政府在2015年顺势将GDP增速下调至7%的重要原因。这也意味着‘稳增长’需要的政策放松的力度可能低于市场预期。”  部分机构明确提出要摒弃“强刺激”预期。光大证券报告称,政府工作报告不再谈“保下限”,且自2012年以来首次下调经济增长目标,而并没有像2014年报告所提“守住稳增长、保就业的下限。”  表明政府将在今年进一步放任经济增速的放缓,试探经济保持稳定的底线,托底增长的政策力度不会太大。  但界定7%为经济增长上限的机构观点则背向而驰。华融证券报告指出,中国2015年实现7%左右的GDP增长有一定难度,上半年压力较大。  中信证券指出,政策底是由新增就业所决定,由于GDP总量的持续增大,新增就业所对应的GDP增速将有所放缓,因此淡季的“政策底”也将有所回落,预期政府的单季政策底会在7%以下,但全年增长依然将达到7%。  中国上周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2015年GDP(国内生产总值)增长和通胀控制目标分别降为7%左右和3%左右,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增速目标降为12%左右,进出口总额增长目标亦降至6%左右。  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认为,由于缺乏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,今年中国完成各项经济指标的难度较大,而通缩风险却在上升。他预计,今年上半年CPI涨幅仍会比较低,估计在1.5%左右,全年不会超过3%;而PPI连续下行的态势也难改变。  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示,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确定7%左右符合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规律,其又是预期性的、引导性的,发改委有决心、有信心也有能力在实际工作中来努力取得更好的结果。  中国央行上周六(2月28日)将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和存款利率分别下调0.25个百分点至5.35%和2.5%,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.2倍调整为1.3倍。但在这样的背景下,周一开盘后市场利率普遍上扬,A股也仅上涨了一个交易日便掉头向下,从市场反应来看,似乎投资者对降息效果并不满意。  但随着中国名义利率已逼近二十多年来的低位,加之降息带来的货币贬值、资本流出已成为不可忽视的负面效应,是否还有更大幅的降息空间成为疑问。  “QE是一种可能的替代选择,”彭博新闻社引述苏格兰皇家银行经济学家Louis Kuijs称,而且中国央行“已经采取了一些类似于小型QE的措施。”  中国央行去年使用了诸多直接借贷手段为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,如通过抵押补充贷款(PSL)向国开行提供一万亿资金,国开行以贷款收益作为抵押,使用这笔资金支援基础设施项目建设。  又如央行通过常设借贷便利(SLF)向诸多金融机构提供总量达数千亿元的1~3个月贷款,金融机构以高信用评级的债券类、优质的信贷类资产作为抵押,央行藉此可以引导短期利率的走势。  花旗集团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认为,与国外的QE不同的是,中国央行比起资产负债表体量更注重资产负债表的构成。  随着中国经济下行风险不断增加,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面临着加大刺激力度的压力。但中国地方政府在过去大兴土木时又积累了巨量的债务,在中国不断开放金融市场,利率市场化加速的背景下,一些地方政府甚至面临破产的风险,如何有效刺激经济成为了难题。  2013年底时中国审计署审计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7.9万亿元,而根据瑞穗证券的最新的估算,这个数字可能达到4万亿美元(24.5万亿元人民币),这一规模已经超越德国经济总量。此外,由于中国大量行业产能过剩,以更多的投资促进经济的边际效用也在递减。  日本作为一个典型的高负债率国家,其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就指出,货币政策最适合解决高负债国家的问题。  随着今年1月份消费者物价和生产者物价双双降至五年来最低位,中国融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严峻。由下图可以看见,尽管去年四季度进行了降息,但真实利率(名义利率-通胀率)至今还一度上升了80个基点。“这意味着货币环境收紧,与疲软的实际活动形成强烈反差,”瑞银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称。  所以,可以看出在降息的边际效果越来越弱,负面影响却越来越大的时候,QE成为另外一种可替代的选择。汪涛曾表示,通过增加中国国内资金流动性,中国央行就可以在不增加国家债务的前提下稳定中国的物价环境。  不过,不同于日本的降息空间早已经为0,所以只能祭出QE政策,中国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,且拥有较低的通胀环境,给央行留出了动作空间。  中国的银行的大部分利润来自存贷利差,尽管前两次降息的存贷款利率是双双下调的,但考虑到存款利率有1.3倍的上浮空间,而银行往往是将此利率一浮到顶,这无疑更加挤压银行的利润空间,且在经济形势不佳、企业风险加大的情况下,银行的贷款意愿降低,央行的好意无法直接传导至市场,反而造成市场上资金情况更加紧张。  但QE却相对可以更有效的降低市场利率。比如美国版QE,主要通过购买中长期国债和高评级信用债,压低中长期利率水平,来刺激投资、消费带动就业增长和经济复苏。  中国版QE也可以有相同功能,相比降息降准可以释放更大量基础货币,通过压低中期利率这一中间目标,最终传导至终端实体经济领域。  此外,由于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已经很大,通过购买地方政府或其融资平台的债务,将潜在的风险转移并稀释至央行看起来动机合理。  当然,就中国的情况来说,照搬西方的QE存在难度。首先中国的无风险资产很少,国债和部分政府债务作为重要的无风险资产,银行可能未必愿意将其卖给央行,强行收购反而造成银行成本升高;其次,中国债券市场缺乏体量和深度,央行也难以获得足够多的国债供给。

北京冲锋衣定做

河北订做工作服厂家

西装定做费用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