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手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拉手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政府机关靠大学生治庸行得通吗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31:05 阅读: 来源:拉手厂家

山东宁津县正在进行一场针对政府人员的治庸风暴,目前已查处64名工作人员,其中7名县直单位的,“一把手”在县电视台公开检讨。参与治庸的暗访人员,都是当地纪委精心遴选出来的人际关系简单、家在外地、刚毕业的大学生。因为担心“脸熟了”,不好办事,这些暗访人员已轮换了三批。(《山东商报》5月4日)

一段时间以来,各地频频传出“治庸”的消息,武汉市政府更是强力推动治庸风暴。“平平安安占位子、忙忙碌碌装样子、疲疲沓沓混日子、年年都是老样子”,这些习以为常的“庸”,固然需要被荡涤干净,代之以积极、认真、热情、清新的为政之风。不过,政府机关“治庸”为什么必须靠大学生?

宁津县监察局有关人士的解释是,选择大学生是因为他们“单纯”。工作态度认真,不会敷衍、搪塞;家在外地,没有复杂的人际网络……这样,这些大学生暗访、调查起来就没有顾忌,拉得下脸,不存在徇私照顾,因而也就能摸到真实情况。

各方观点对碰:一场讽刺剧VS暗访治庸有何不可

“单纯大学生”治不了“陈年机关病”

山东德州市宁津县自去年5月底开始针对政府人员刮起治庸风暴。当地纪委部门在全县轮选人际关系简单、对工作充满激情的外地刚毕业大学生,配备暗访仪,在全县各机关、乡镇暗访。至今,查处64名工作人员,其中辞退2人、撤职1人、调离工作岗位1人、待岗培训9人。(5月4日《山东商报》)

俗话说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正如宁津县监察局副局长郑国旗所说,这些从事暗访的大学生,大都只有半年多工作经验,选择他们的一个理由就是“单纯”。“从工作上讲,就是态度认真,不会敷衍、搪塞;从生活上来讲,都是外地的,家庭关系不在宁津,没有复杂的人际网络。”所以,选择他们为这场治庸风暴打前锋,恐怕是再恰当不过了。事实证明,在这场治庸风暴中,这些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表现的足够合格,依据他们的暗访和曝光,实实在在处理了一批人,给了那些“平平安安占位子、忙忙碌碌装样子、疲疲沓沓混日子,年年都是老样子”的机关病携带者一个很大的震慑。

但大学生暗访队的监管业绩之佳,反衬出的却是当地官场生态中积弊之重:事实上,只有平时工作中你好、我好、大家好,一团和气的状态之下,才会让那种走走过场、做做样子的内部监管成为官场中人适应的模式。而这次上级要下决心治庸,这种一反常态的举动给被监管者造成了心理上的不适应和压力——对于这种监管一贯是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关了,这次却要坏规矩,动真格,谁受得了?于是,也只有请出思想单纯的“局外人”,才有可能将严肃的整风贯彻下去。

但是,以单纯的大学生来震慑机关的“老油条”,其实是一个不对称的博弈。即便偶尔玩之可得监管奇效,也不是一个可持续的长久之计。而且,大学生暗访队看到的违规违纪,大多也是表面现象,对于更多隐性的违规违纪,如果不熟悉业务,仅凭激情恐怕是无法有效监督的。寄予大学生暗访队的希望愈大,愈是说明正常监管体制运转的无效。

“单纯大学生”治不了“陈年机关病”,他们没有能力从根本上矫正那种固若金汤的惯性体制。个案上的成功不值得欣喜,因为他们不会永远停留在单纯的人生状态,总有一天,单纯的大学生也会依据惯性的轨道滑向世故,并成为体制中的一份子,到那时,当他们的单纯与激情不再,谁来监督他们?唯有建立良好的制度,通过制度管人才是治庸关键。

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做好事,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做坏事。治理机关慵懒顽疾,关键还在于要有严格的制度。通过制度管人,真正做到“能者上、庸者下”,这些“陈年机关病”才能得到有效疗治,政府行政效率才能切实得到提高。(万光武)

大学生暗访队治庸是一出讽刺剧

山东宁津的这一治庸创举,在令人莞尔之余,也让人不由想起“小学生监考大人”的事件。2009年7月26日,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公检法系统竞职笔试中,18名小学生被聘请担当“监考官”。在考试过程中,小“监考官”们认真负责,共发现25名作弊者。

仅就大学生暗访队的治庸效果来看,可称得上成绩斐然。不过,大学生暗访队治庸缺乏持久性,不是治本之策。一方面,符合暗访条件的“单纯”大学生是有限的,同时,“单纯”是一个相对的概念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;另一方面,大学生暗访队诚然能抓到一些诸如网上玩游戏、聊天等“显性问题”,但无法从根本上触及“占着位子不干事、行政效率低下”等“隐形失职”问题,只能治标,不能治本。

更加关键的问题是,暗访和治庸不是这些刚参加“三支一扶”的大学生的本职工作,但却是当地纪委的职责所在。如果组建临时性的大学生暗访队治庸真是“高招”,那还要“居庙堂之高”的当地纪委干嘛?更何况,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,公职人员必须对人民负责,为人民谋利益,自觉抵制庸懒散的机关作风,这既是“执政为民”的底线,也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。

换个角度看,无视职能职责和制度建设,把治庸希望寄托于“单纯”的大学生身上,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颇为荒唐的做法。大学生的“单纯”只是人情社会里的一种优良品质,实在不该沦为“剧情需要”的治庸工具。在这个意义上,刻意组建大学生暗访队是部讽刺剧,治庸成绩越好,讽刺效果就越明显。

大学生的“单纯”担负不起拯救机关作风的重任。根治不良的机关作风和不端的公务行为,需要的是秉公执法的决绝和铲除行政沉疴的决心,以及宽阔通畅的投诉和举报渠道。(陈尧)

大连职业装定制

牡丹江设计工服

乌鲁木齐定制工作服

相关阅读